贾瑞和王熙凤云雨何意?镜子背后的骷髅是谁?红楼梦的真相是什么


题:贾瑞和王熙凤云雨代表什么意思?镜子背后的骷髅是谁?红楼梦的真相是什么?

文/姜子说书

青埂峰下一顽石,曾记幻相并篆文,月旨石见《石头记》!

荣即华兮华即荣,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红楼梦》!

声能两歌手两牍,两鉴风月两生花!以诗传史石上墨,谁识画眉昭风流?

女儿未嫁将未降,末世忠义明闺阁!,。

源为二玉演二宝,慷慨隽逸作姽婳,荣源宁演隐甄氏,《胠箧》《南华》续《庄子》!

——《石头记》序


《红楼梦》故事里,作者多次提到香草与美人,又以女主角林黛玉为绛珠草所化之神仙妃子,这是什么缘故呢?原来,中华诗祖屈原开创了以香草美人譬喻明君贤臣的先河,《红楼梦》作者化用此意,以“风流女儿”写“忠义之士”。女儿夭风流,是作者题忠义墓之典故,不可不知。

论及书中人物,贾政与贾宝玉同是天真烂漫之人,父子三观一致,并无隔阂。若说政老无用,不问家事,何以作者偏以,开启大观园序幕?政老爷者,国之政也!字存周,是致敬圣贤之意!

贾政携众人游览大观园,处处细问,博采众长,又以院落点评暗藏人物褒贬,更悄以宝玉为唱台主角以应元春,是以传国玉玺写朱明末世第一春。

贾宝玉其人,林黛玉以“银样镴枪头”讽喻,概锡铅合金,可焊接金属,亦可制造器物,是庄子之无用之用,绝非枪尖涂“蜡”之“银样蜡枪尖”,毕竟,元春不许“绿蜡”染玉兄,作者本心所愿。

黛玉居潇湘馆,好似贵公子书房。馆为学堂,是以诗为史,以书房为天子皇城。潇湘馆之名,许是源自唐诗之“竹里馆”,实为“朱楼”。若论《周礼》、《左传》之言,想来是人生若客居,亦如黛玉寄身于贾府。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中记载,“是以令吏人完客所馆。”《周礼》中记载,“,……以待朝聘之客”。

怡红院丫鬟无数,红玉总是异类,偏要多事替芸儿传话,以种松柏于大观园,谁知烽火狼烟相回应,恰是通灵宝玉失落于北方,正所谓开篇:“地陷东南(所隐之事,天倾西北也)!”廊下二爷即小红,朱明之小者,南明也!松柏者,圣贤也,“忠义之士”,愚人怎可自比?宝玉之叹,世人可知?

(小红)只是有一句话回二爷:昨儿有个什么芸儿来找二爷。我想二爷不得空儿,便叫茗烟回他,,不想二爷又往北府里去了。

吃鹿肉,吃螃蟹是什么隐喻?鹿肉者,一为中原之鹿,二为胡虏肉!螃蟹者,乱经纬者,乃是搅乱乾坤者,饕餮王孙,横行公子,家患也,为他人作嫁衣裳者!

为什么林黛玉没有口福?螃蟹横行,“黄巾”、“赤眉”当道,遗簪与更衣,恰是恒王战死,黛玉上吊自杀情景。

真事隐,假语存,真假如何辨别?作者立一面《风月宝鉴》,让王熙凤于镜子正面向贾瑞招手,岂是为了告诫血气方刚的少年,好生学习,莫要动此歪念?


跛足道人:“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俊杰、风雅王孙等看照。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管叫你好了。”

所谓警幻所制,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与“红楼梦”呼应,是言“甄士隐梦幻识通灵”,原是作者亲历过的一场梦幻,却是真而又真,所谓“事则实事”。

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

所谓“不可照正面”者,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那么,正面的假象是什么?反面的真相又是什么呢?


贾瑞收了镜子,想道:“这道士倒有些意思,我何不照一照试试。”想毕,拿起“风月鉴”来,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唬得贾瑞连忙掩了,骂:“道士混账,如何吓我!”“我倒再照照正面是什么。”想着,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觉得进了镜子,与凤姐云雨一番。

云龙作雨,是写政权更替。何也?所谓龙者,行云作雨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者,帝王也!掩了镜子,真相是翻过来的,真假是非亦是翻过来的。真相是什么?智通寺老僧晓得。会看者能看到什么?好即是了!了即是好!立此“风月宝鉴”,以贾瑞与王熙凤云雨事作引子,不过是引世人去看那甄士隐所作之《好了歌》注解,作者好苦心思!

荣府者,崇祯末世也!宁、荣未有之先,当年笏满床,是写汉朱家!曾为歌舞场,是《哀江南》一套余音。,白骨如山,是悼玉,亦是悼明;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迎新送死,公子红妆忘姓氏,是写舆图换稿。


断发之乡,飞头之国,一篇《姽婳词》,谁知膏粱流落烟花巷,文臣武将尽垂首。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是乱世也!反认他乡是故乡,是家破人亡、江山改易也!

若不知贾瑞与王熙凤为何有云雨之事,当看贾宝玉与秦可卿于梦中行周公之礼。前者以贾瑞丧命而终,后者以宝玉为夜叉海鬼拖入迷津而终,何也?

警幻仙姑:“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于汝。,即可成姻。”那宝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正面招手者,王熙凤也,新人之笑;背面骷髅者,秦可卿,旧人已逝。从薛宝钗到王熙凤诸人之笑,是为怀金,从林黛玉到秦可卿诸人之泪,是为悼玉。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红楼梦》程高本、《脂砚斋全评石头记》、《周礼》、《左传》

收藏
0
有帮助
0
没帮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