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雪原演员表_记忆深处的那片林海雪原——访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张勇手

时间:2021-09-04 00:23       来源: 未知
光明日报记者赵玙
2014年12月,由徐克执导的3D电影《智取威虎山》在全国上映。正值隆冬,住在总政莲花池干休所的张勇手请战士买好了电影票,冒着严寒走进附近的一家影院。此时,距小说《林海雪原》首次搬上银幕已过去了54年,当年英姿勃发的“少剑波”,已是耄耋老者。

在1960年上映的电影《林海雪原》中,张勇手(左)饰少剑波,王润身(右)饰杨子荣。
1957年9月,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出版,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导演刘沛然读后心潮起伏,他想起了自己所在的部队在东北剿匪的往事,于是和曲波取得联系,决定选取小说中最精彩的片段“智取威虎山”改编成电影《林海雪原》。刚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的青年演员张勇手被选定为团参谋长少剑波的扮演者。
虽然年仅26岁,张勇手已称得上“老兵”——14岁考入解放军的随营学校,后进入文工团,跟随部队解放太原,继而西进、渡过黄河,从潼关打到西安、宝鸡,解放成都;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了,他又奔赴朝鲜投入战勤工作。“成都解放后,还留下了很多国民党的残匪,我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剿匪战斗,但了解剿匪之艰难,土匪明目张胆地在街头将解放军的吉普车砸烂、烧毁,我们的一个组织部长被土匪以极残忍的方式杀害,我也见证了人民群众团结起来共同剿匪的巨大力量。”读完剧本,张勇手很激动,少剑波这个角色对他来说是那么熟悉。然而他又是忐忑的,以前饰演的都是我军基层干部,这是第一次演团职干部,如何演好,没有经验。张勇手回忆道,曲波曾到剧组看望演员,讲自己的剿匪经历,给演员鼓劲儿,还与张勇手进行了交流。“少剑波的原型正是曲波:‘少’表示年少有为,‘剑’表示有锋芒,‘波’则是曲波的名。这是一个有勇有谋、善于做群众工作而又富有青春朝气的团参谋长形象——由此,我确定了创作思路。”那时的张勇手从事电影表演仅三年,并没有太多理论、技巧可言,唯有认真研读原著,反复咀嚼剧本里的每一句台词,揣摩如何用眼神表现人物内心。张勇手饰演的少剑波帅气英武、睿智果敢,得到了曲波的充分认可,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风靡一时,成为银幕上经典的军人形象。
在“智取威虎山”这段故事里,革命斗争经验丰富、智勇双全的侦察排长杨子荣是绝对的主角。杨子荣的扮演者为同在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王润身,他也来自解放军文工团,熟悉部队生活,加上早年的阅历,对这个角色有独到的理解。张勇手说:“王润身的父亲是说书人,他自己也会讲传统书目,讲得精彩极了,常常让我们听得入神。他还学过武术,有一股侠气。侦察排长扮成土匪,没有两下子是扮不成的。这个角色非他莫属。”
在与杨子荣的对手戏中,张勇手最喜欢这么一场:正当少剑波踌躇威虎山如何智取时,杨子荣装扮成土匪的模样推门而入,少剑波明白了杨子荣的意图,二人随即以土匪间的黑话开启一段精彩的对白,而后决定由杨子荣假扮土匪打入威虎山内部。为了呈现最佳演出效果,拍摄前,张勇手刻意回避王润身的土匪扮相,从而有了杨子荣进门那一刻少剑波眼神中闪现的意外、了然与犹疑。这段流畅的表演也让二人直呼过瘾。
在张勇手看来,杨子荣初入匪巢被群匪审讯的那场戏堪称经典:“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野鸡闷头钻,哪能上天王山!”“地上有的是米,喂呀,有根底!”……“刘沛然导演吸收了中国传统戏曲元素,使剧情张弛有度,极具节奏感,让人在紧张的氛围中仿佛听到了戏曲的锣鼓点。后来谢铁骊导演拍京剧片《智取威虎山》时,对电影《林海雪原》里的这一段情节反复看、仔细看,自叹弗如,认为刘沛然处理的每句话、每个节奏都讲究、严谨到了极致。”
对细节、台词的精雕细刻也源于剧组的民主风气和协商精神。拍决定让杨子荣上山的那场戏时,张勇手突然想到,小分队远离大部队,更要强调党的领导,这么重要的决定应该经过组织讨论。刘沛然说此建议好,但考虑到电影里开会场景太多,于是在实拍时加进一句台词:“子荣同志,这么重大的问题,要通过支委会研究研究才能执行。”后来在京剧片《智取威虎山》中,少剑波的唱词里也有了这么一句:“还要开支委会讨论决定,用集体的智慧战胜敌人。”
电影《林海雪原》开拍是在1960年春节后。抵达吉林外景地时,林里的积雪已开始融化,为了营造真实的雪景,全体演职人员一同上山运雪。“那时气温很低,去外景地我们坐的是运木头的敞篷小火车,下车后双腿冻得动弹不了,活动好一会儿才能恢复知觉。晚上我和王润身住在一所学校里,房间没有火炕,我们就睡在一堆乌拉草上,早上起来被子上全是冰渣。”冬天抵御寒冷,到了7月份回到北京拍内景,演员们又要遭受另一种痛苦:“盛夏穿着皮袄烤着火,还得装出冷的样子,里面全是汗。”
当时正逢三年困难时期,每个人的口粮极为有限。拍“百鸡宴”那场戏时,鸡是特批的,何等珍贵,大家显然不能真吃,等几天后戏全部拍完,肉都馊了。传为笑谈的是“傻大个”的扮演者里坡为自己设计吃棒骨的情节:“傻大个”从威虎山下来直奔河神庙,一定饿了,老道拿出几根棒骨给他啃,边啃边说。如此,人物更加生动。导演刘沛然认可了里坡的设计,找上级批了四斤酱棒骨,里坡从排练时开始吃,一直吃到正式拍完。刘沛然恍然大悟:“哎,你这是想吃肉了吧。”
影片中最让观众赏心悦目的场景当属战士们身披银袍,脚踩滑雪板,穿行于茫茫林海雪原,极具美感。为配合拍摄,部队请来八一滑雪队的运动员,远景的高山速度滑雪由他们完成,近景的滑雪镜头则是演员自己上。为了学会滑雪,许多演员摔得鼻青脸肿。
虽然拍摄条件艰苦,但是剧组走到哪儿都有部队、林场、老乡的支持,大家并不觉得苦。在张勇手看来,那时的压力无关物质而来自精神层面——如何才能把片子拍好,不辜负祖国和人民军队的期望。剧组始终保持着高昂的斗志,奋战在林海雪原上。
半个多世纪以来,小说《林海雪原》不断被改编成各种艺术形式,它们让张勇手一次次地回望记忆深处的那片林海雪原。如今的影视制作技术、创作理念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然而在张勇手心目中,1960年版的电影《林海雪原》所蕴含的情感是最为纯粹、质朴的——它寄托了刚刚走出战火硝烟的人们对战斗英雄最真挚、最深切的怀念,也记录下了新中国成立初期一群“胸有朝阳”的电影人执着于艺术追求,齐心协力完成祖国和人民军队交予任务的光荣过往。

更多内容扫码可知

林海雪原作者,《林海雪原》诞生记


1957年9月出版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描写的是东北民主联军一支小分队,在团参谋长少剑波的率领下,穿行茫茫林海雪原、剿匪战斗的故事。作品一面世便深受读者喜爱,到20世纪60年代初,印数已超过100万册。由学习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等8家出版机构联合推出的“新中国70周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丛书,《林海雪原》也位列其中。
“以最深的敬意,献给我英雄的战友杨子荣、高波等同志。”这是《林海雪原》首页上的话,道出了作者曲波创作的情感动机。这部作品中的人物原型正是当年与曲波并肩作战的战友。
曲波从小就爱读《说岳全传》《水浒传》《三国演义》等传统英雄传奇小说。15岁那年,他参加了八路军。1945年10月,胶东半岛北部的龙口海面上,一支八路军队伍乘船悄然出海,北上参战,曲波是其中一员。一年前,曲波在这支部队里担任四中队政委时,就和杨子荣、高波等战友结下深厚情谊。到东北后,部队番号为“东北人民自卫军辽东军区三纵队二支队”(后改为牡丹江军区二支队),下辖两个团,曲波担任二团副政委。由于当时二团团长和政委空缺,曲波实际上是该团的最高指挥员。在整整一个冬天的剿匪战斗中,他和战友们谱写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1946年3月,胆识过人的杨子荣在一次战斗中孤身闯敌穴,宣传党的土改和俘虏等政策。他利用残敌内部矛盾,兵不血刃,说服了400多名土匪缴械投降,轰动一时。杨子荣荣立特等功,被评为“战斗英雄”。1947年1月,杨子荣得到绰号为“座山雕”的匪首张乐山在海林县境内活动的线索,于是化装成土匪吴三虎的残部,取得了土匪的信任,成功打入其内部,最终将“座山雕”等人全部抓获。1947年2月,在围追土匪丁焕章、郑三炮的战斗中,杨子荣英勇牺牲,被东北军区司令部授予“特级侦察英雄”的光荣称号。就在杨子荣牺牲前的一个月,高波带领战士们与土匪战斗,终因寡不敌众被俘,受尽酷刑。土匪将高波的衣服除去,绑在大树上,在零下40摄氏度的户外实施惨无人道的“冻刑”,高波英勇就义。
1955年2月,在辽沈战役中受伤的曲波转业到工业战线。他虽然脱下了军装,却总是想起经历过的战斗,并时常将战斗经历讲给身边人听。讲的次数多了,曲波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将这些经历写成书,让更多人知道杨子荣、高波等战友的英雄事迹。要完成这样的“大工程”绝非易事。曲波开始写了15万字的初稿,但他很不满意,将初稿付之一炬。曲波的夫人曾描述曲波当时的创作情景:1955年初,曲波和我奉命来到北京。他担任一机部第一设计院副院长。他又接着写下去,还是保持着秘密状态,一下班就躲在屋子里写作。那时家中写字桌中间的抽屉一直是半开着,一听一机部邻居、同事来找,曲波就立即把稿件塞进抽屉。他这个人的缺点是爱面子,自尊心强,怕写不好闹得满城风雨。
这部小说最初的名字叫《林海雪原荡匪记》。在情节组织上,曲波特别突出了“奇”“智”“巧”等作战智谋的运用,重点描绘了主人公杨子荣与敌人一次次惊心动魄的较量,体现出革命者的战斗智慧和大无畏精神。
从1955年2月到1956年8月,经过一年半的“偷偷”创作,《林海雪原荡匪记》初稿完成了。到底行不行呢?曲波带上稿件,开始了投石问路。最终,作家出版社的编辑龙世辉收下了《林海雪原荡匪记》。经过3个多月的修改,小说增补了女卫生员白茹这一人物。学者陈爱强评论这部小说时说:“白茹的出现,几乎是神来之笔:其意义并不是因为她是小分队中唯一的女性,健康美丽;也不是因为她是青年军官少剑波的恋人,位置突出;更不是因为她的原型是曲波的恋人,有文献学上的意义,而是因为她以差异化的性别身份,打破了小说此前一个战斗接一个战斗的叙事常规,以一种空间化场景降低了叙事上的密度。由此,人物深层次的心灵与性格在这种叙事停顿中得以立体展现,小说由此呈现出一种灵动的空间化特征。白茹的出现,也为少剑波等人物的性格展现与精神成长提供了特殊的诗性空间。”
曲波“讲故事”的能力得到不少专家的肯定。“每一个战斗都有不同的打法,每一个英雄战士都有自己不同的遭遇和行动”,评论家侯金镜在文章《一部引人入胜的长篇小说——读〈林海雪原〉》中评价道,“作者的自白和我们读了这部书过后的感受至少是共同的:这就是充沛的革命英雄主义感情,接近民族风格并富有传奇特色。”
《曲波访谈录》一书中,记述了曲波讲的一段趣事。《林海雪原》出版后,有一次曲波住院,正好碰上贺龙元帅。贺老总问曲波在哪里工作,曲波告诉他自己在一机部工作。贺老总又问:“一机部有个人写了一部《林海雪原》,你知不知道?”曲波马上回答:“那是我。”贺老总追问道:“白茹在哪里?她怎么没来?”曲波连忙说:“贺老总,我爱人不叫白茹。”
《林海雪原荡匪记》直到出版前才改名为《林海雪原》。时任中国作协副主席邵荃麟曾问过曲波关于书名的由来,曲波解释说:“我站在高山之巅,俯瞰着眼前的森林,风一刮,森林鼓凹鼓凹的,像海洋的波涛一样,‘林海’两个字出来了;这个雪是无边无岸的原野,这个‘雪原’就出来了。”邵荃麟听完,连声叫好:“看,没有生活怎么能行呢?你看,一个词也需要生活。”
“一个词也需要生活”道出了文学创作的“秘诀”:要创作出好的作品,必须有厚实的生活。盘点“十七年文学”的代表作,我们不难发现,许多作品都是作者根据自身经历创作的。“一个词也需要生活”,应该成为广大文学创作者的座右铭。艺术虽然高于生活,但首先来源于生活。作家只有在火热的现实生活中用心感受、积累,才能使生活为写出精品力作提供源头活水。
来源:解放军报

林海雪原的作者,海林市林海雪原风景区建成通车

本文转自【环球网-文旅频道】;
【环球网文旅特约作者 米广弘】南有沙家浜,北有威虎山。沙家浜、威虎山,一南一北,一柔一刚,本是京剧样板戏《沙家浜》《智取威虎山》中“文艺虚构”的故事发生地,如今都成了闻名遐迩的旅游胜地。踏着皑皑白雪,穿过“林海雪原”碑,便见高大巍峨的“威虎山城”城楼,城门匾额由当年东北黑河剿匪司令洪学智将军题写,“林海雪原,山高水远,衔雄关险道;彪风虎胆,志壮谋深,撼恶匪顽雕。”两侧门联道出了威虎山的险要地势和剿匪英雄的虎胆雄心。
登上这座青砖城楼,昔日林海山城风情尽收眼底,白雪覆盖下的山城仿佛童话般的世界。威虎山城是一家影视城,按照长篇小说《林海雪原》的描述和20世纪二三十年代海林旧城的模样而建。沿山路而上,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一路攀行,沿路雪景迥异,有的树被厚雪压断了树枝,有的树只有少许的雪挂着,玉树琼枝,姿态万千。
威虎山原是一处无名高地,是黑龙江省张广才岭伸向牡丹江边余脉的峻峰。当年红色经典长篇小说《林海雪原》与现代革命京剧《智取威虎山》风靡全国,便有人前来探寻“座山雕”的巢穴遗址。由于当时样板戏的巨大影响力,加上此山的主峰威虎岭恰似一尊屈蹲的东北虎,便得名“威虎山”,山顶岩石上也刻了“威虎山”三个金色的大字,威虎山之名也随之传开。如今,这里先后开发建有“国家森林公园”“影视城”和最大的东北虎人工繁殖基地“虎林园”。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一边哼着京剧《智取威虎山》中经典唱词,一边拾级而上,山高林密、奇峰怪岭。奇峰、林海、云雾、叠瀑“四大自然景观”组成典型的东北山地风光。想当年,浩浩林海、茫茫雪原,留下的是抗联将士和剿匪英雄的行行足迹;阵阵松涛、皑皑白雪,仿佛眼前驰过“打虎上山”剿匪英雄的敏捷身影,耳畔响彻悲壮激昂的《露营之歌》:“共赴国难,振长缨,缚强虏,山河变,片刻息烽烟”。
影视城被白雪、群山、丛林包围,碉堡、暗道、木屋、沟村,散落分布,置身其间,仿佛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转过一道山弯,便是掩映在密林中的林海小镇,漫步林海镇街头,青砖斗脊,格窗板门,古香古色。在以银白色为主调的冰雪世界中,小镇建筑前悬挂的红灯笼显得格外耀眼,大红与银白形成的反差,让小镇一下子亮起来,屋顶上的白雪一层压着一层,屋檐、木栅栏上都挂着雪,雪随物成形,形成了雪檐、雪蘑菇等独特的雪韵奇观。
《林海雪原》书中描绘的迎春院、五合楼、大烟馆、皮货店等建筑在这里又“复活”起来,仿建的夹皮沟村中,除地主的青砖宅院外,其余的都是板夹泥草房、白桦木格楞房,再现了东北农村风情,村公所、小炉匠草屋、常宝小屋……一个个曲波笔下的农村小屋呈现在眼前。“南有浙江横店,北有龙江横道”,许多东北题材的影视作品如《林海雪原》《闯关东》《东北抗联》《遍地英雄》等,都曾在这里取景拍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走上威虎山,自然要一睹虎胆英雄杨子荣独闯匪巢的那个“威虎厅”。由地道进入传说中的“威虎厅”,厅内灯光阴暗、机关密布、暗道纵横,中厅有一组“杨子荣智斗小炉匠”的情景雕塑,其中八大金刚分列左右,“座山雕”张乐山察言观色,杨子荣处变不惊……整组雕塑栩栩如生,身临其境,自然会想起“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的经典台词,眼前浮现出影视剧中杨子荣智取威虎山、活捉“座山雕”的场景。走下山城,体验了东北风情的狗拉雪橇与山地滑雪,冬日的林海雪原处处银装素裹,充满冰情雪韵。(文图:米广弘 文化学者)

林海雪原电视剧2017,海林市林海雪原风景区建成通车

人民网哈尔滨7月30日电 7月30日,随着“红灯记号”森林小火车缓缓开动,第四届黑龙江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重点观摩项目、海林旅游产业发展格局中的核心产品——林海雪原风景区正式建成通车。
一本书《林海雪原》和一部戏《智取威虎山》,让“林海雪原”广为流传。那么,林海雪原具体在哪儿?威虎山又在哪里呢?2021年,借助承办第四届全省旅发大会的契机,海林市筹建林海雪原风景区项目,塑造林海雪原地域标志和旅游IP,为构建“一核两带四区”旅游产业发展格局注入强劲动力。
该项目位于海林市横道河子镇西部11公里处。景区处于中东铁路原线治山站至分岭河站的10.5公里区间内,沿途建设夹皮沟、威虎山等8个站点,春、夏、秋三季可以体验“激情穿越林海之旅”,冬季尽享“跨越茫茫雪原之趣”,是一座以林海雪原为主题的大型森林小火车主题公园。
林海雪原项目还复原了小说《林海雪原》夹皮沟屯的大部分场景,同时增设剧本杀、VR体验馆等新兴业态;设有森林有轨观光火车、配套火车站及站台、林海雪原大剧院,剧场内可观赏《林海雪原》《红灯记》两部大型半实景演出。同时,深挖特色文化、发挥资源优势,打造集铁路文化、抗联文化、影视文化、民俗文化、康养观光、冰雪运动于一体的龙江旅游“新地标”。
据了解,“红灯记号”森林小火车将从“杉岚站”始发,最高时速15公里,线路全长10.5公里,乘坐火车可体验《红灯记》等沉浸式演出,剧情精彩纷呈,让人流连忘返。(李熙爽、张丹、张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