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主义:链接红杉和作业帮的关键词

时间:2021-06-20 14:33       来源: 未知

肇始于1972年的红杉资本一直是投资界的传奇,通俗地说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而红杉的打法也并不是什么不传之秘。

长期主义:链接红杉和作业帮的关键词

图/红杉资本总部

比如“投资于一家有着巨大市场需求的公司,要好过投资于需要创造市场需求的公司”。这些自48年前被创始人唐·瓦伦坦树立的理念一直在起作用。

成功不是偶然

2020年底,短短三天时间,红杉资本连续收获3起IPO。

12月9日,被称为美国版“饿了么”的DoorDash在纽交所成功上市,首日股价即飙涨86%,市值达到720亿美元。12月10日,民宿领域的龙头企业Airbnb在纳斯达克上市,并荣膺2020年美股最大的科技企业IPO,市值突破860亿美元。12月11日,“潮玩文化第一股”泡泡玛特正式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这家中国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总市值已经超过1000亿港元。三个完全不同领域的头部公司,接连完成IPO,其背后都有红杉资本默默发力。当然,成绩单远不止这些,实际上,在三个月前红杉收获了“5天5起IPO”的业绩。而实际上,对于一个战功赫赫的投资机构来说,这就是平常。

红杉的表现也验证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的观点,红杉可以运用的投资形式越来越丰富,从种子期投资、早期投资、成长期投资,到并购投资与二级市场投资等等,形成了一个全站式的投资链条。

红杉的务虚似乎并不少于务实,比如沈南鹏曾经反复提到“Grit”这个词—— Grit是砾石在千万次打磨后留下来的细小颗粒,代表了勇气和持之以恒。他认为所有的企业家与创业者,此时都最需要这种“Grit”精神,“It's about passion and persistence.”

长期主义,不二法门

优异的回报来源于红杉资本对早期投资的重视、抓取头部公司的能力以及陪伴企业成长的耐心。

有什么比长期主义这四个字更符合趋势更适应潮流的呢?

毫无疑问,中国有许多具备吸引力的投资主题,其中最重要的是围绕科技和创新,包括互联网、人工智能、教育、物联网在内的数字技术正在改造着中国服务业和制造业的方方面面,而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这些转型的过程已经产生了不同寻常的加速度。

作为“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红杉资本致力于帮助创业者成就基业长青的伟大公司,并且为成员企业带来丰富的全球资源和宝贵的历史经验,陪伴企业从一株幼苗长成参天大树。

长期主义:链接红杉和作业帮的关键词

成就小中之大,做最重要的赋能型合作伙伴,红杉资本真正坚持长期主义的理念,一路陪伴,助力企业成长。在红杉的逻辑里面,在线教育一定是红杉资本重点关注的赛道之一。

在作业帮融资的时间链条上,红杉参与了A轮以来的每一轮融资。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

作业帮创立于2015年,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产品总日活超5000万,月活超1.7亿,累计激活用户设备超8亿,占据在线教育流量侧显著优势。旗下有作业帮、作业帮直播课、作业帮口算、喵喵机等多款教育科技产品,并提供VIP服务。作业帮的创始人侯建彬也是一位长期主义者,他带领作业帮,始终致力于用科技手段助力教育普惠,解决教育领域“痛点”。

什么是长期主义

侯建彬有个思考,究其本质就是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公司的时间、精力和资源投注到能为公司竞争带来长线竞争力的事情上。衡量标准是:每天做的事情,是在做建设还是在做消耗,或者说,更多在消耗还是更多在建设。具体到作业帮,一是持续重投教育师资与人才;二是持续打磨教育产品与技术;三是持续强健组织与文化。

长期主义

长期主义坐冷板凳、下笨功夫,按照中国传统哲学,就是一个“拙”字和“诚”字,大巧如拙,至善至诚。在变化莫测的市场中,以长期主义应对各种变化,其实是企业成功的不二法门。在侯建彬看来,长期主义会建立资产、壁垒、竞争力。它指引我们在一些事情上发力练习内功,积累公司长线竞争的价值。而在另外的事情上,一家公司可以花钱邀请外部公司来完成,这时资金是最便宜的资产,是最“不值钱”的竞争能力——如果一件事可以靠花钱来做,就意味着你与其他同行没有差别。于作业帮而言,当一个行业、一家公司需要大量的辅导老师和主讲老师时,要建设自己的培养能力和培训能力,因为这才是长期价值当中的“资产”。“只有独特的培养人才的能力才能在竞争中胜出。”

在线教育是个持久战,越是持久战就越需要长期主义——那种从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从容淡定以及对未来和趋势的坚强把控。

在持久战的赛道里,战线拉得很长,每位CEO都需要寻找自己的milestone(里程碑)。长期主义的坚守让侯建彬有着清晰的路线图:作业帮的milestone不是上市、市场占有率第一之类,而是核心竞争力的提升。俯瞰新经济的潮流脉动,昨日的王者在趋势面前也必须作出最重要的调整,否则面临的就是极其严峻的博弈。过去40余年“财富1000强”榜单,几乎每10年一个大调整。1973至1983年间,35%为新上榜公司;1983年至1993年间,这一数字为45%;1993至2003年间,60%为新上榜公司;2003至2013年之间,高达70%以上都是新上榜公司。

这些商业史的数据让侯建彬有所思考。在时间和变化面前,长期主义是最好的坚守方式。透过跃升的数字,你能看到那后面的价值观。几年前,作业帮就开始实施“教研教学分离”,教研能积累资产,把内容沉淀下来。尽管没有计算过这样的决策要比同行多花多少成本,但可以看到2020年所有的教育公司都在建设专门的教研团队。与一些追求财务报表数字的创业者不同,侯建彬更沉得住气,做幕后基础工作,小心地平衡着互联网的“快”和教育的“慢”。

标签:

友情链接():